吃串串

磁+sk girl

【SK】Stand up 04

羊驼从今天开始吃素:

调教师X舞蹈家


主sk副sa


这节sa比较多呐,还附赠了鸡汤


哈哈哈哈~~


感觉自己的更新速度,真的是吃了金坷垃


今天有网,没电脑,所以还是手动翻123吧大家


―――――――――――――――――
04  死亡还是新生?


听到走路的声音。


二宫和也伸开了个指头缝。


确定屋子里已经没有人了。


这才脱了起来。


不换衣服不觉得,现在单穿了泳裤以后,紧致的布料毫不留情的把一块腹肌暴露了出去。


浑圆的一块。


二宫和也恨不得挖个地缝把自己埋了。


跳了快要20年的舞,第一次站着发现自己看不到脚背。


“你换好了么?”大野智一边做着拉伸,一边问。


“那个,我出去了,你不许笑我。”二宫和也探了个头。


“不会笑你。”大野智手掌贴向了地面。


“那我,我就出来啦。”二宫和也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


待在家里半年不出门,捂的可是真白。
不过,圆滚滚也是真的。
现在的二宫和也就像刚刚出笼的小笼包子。


“哈哈哈哈哈~”大野智不仅笑了,还像老爷爷一样的抖着肩。


“说了不笑的,不许笑!”二宫和也脸更红了,就差耳朵能出气了,要不然就能跟包子一模一样了。


“好了好了,我不笑我不笑~不过,真的就很像……”大野智捂着嘴,然后一抽一抽的。


“你还是笑出声音来吧。”二宫和也的手无力的捂住了半张脸。


“我真的不笑了,保证不笑了,咳咳,你来热身就好了。”大野智清了清嗓子,做着扩胸运动。



盯……
二宫和也不仅看到了大野智的二头肌,胸肌,腹肌,背肌,小腿肌肉,以及被泳裤裹住的大腿肌肉和。。和那个鼓包。


嘛嘛嘛……二宫和也的目光迅速的移开了。


不过,还是要对比一下。


虽然我没有肌肉,但是,我有鼓包!


瞄一眼,再瞄一眼,然后就对视了。


“你干嘛偷看我?”大野智走了过来。


“没有偷看你。”二宫和也连忙摇摇头。


“真的没有偷看?”大野智离的更近了。


“你一个大男人,你有的我都有,有什么好偷看的,真是的!”二宫和也踢了踢腿。


“我有肌肉来着。”


“啊呸呸呸,我一块肌肉也是肌肉。”由于离的太近了,从鼓包上看,二宫和也就不用比较了,他赢了!所以涌来了突入其来的自豪感。


“好吧,不过你得听我的。”大野智发现二宫和也不愧是跳舞的,即使是变成了微胖界的成员,拉筋的柔韧性和伸展度也完全不一般。


“听你的什么?”二宫和也试着去拉腿上的筋,但突然看到了小腿上的刀口痕迹。


重度骨裂
韧带断的了两根
跟腱撕裂


这些年除了带着一身伤,他想不到跳舞给了他什么。


“听我的安排,我让你游多少就游多少,还有吃饭什么的也是我来,我会推掉一些工作的。”大野智还特意带了秒表来。


二宫和也摸了摸腿上的那些疤。
“我知道了。”


大野智把这些都看在了眼里。


从二宫和也刚刚走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那些深深浅浅的印子。


没受过伤的舞蹈演员不是个好演员,他当年唱音乐剧的时候,总是听见有人这么说。


他是能体会的。




二宫和也在泳池里游着。


他觉得自己好像一条鱼。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你看你看,他是个跳舞的。”
“男孩子也跳舞么,那不就是个娘炮么”
“你们才是娘炮呢!”小小的二宫和也朝着孩子群扔过去一个石头。


“你不演出不行!死也得死在台上!”
“交换腿交换腿,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你要抬着头,舞台的光才会追着你!”十几岁的少年在空旷的舞台上夜以继日的练习。


“你以为你值多少钱?你看看外面那么多年轻的孩子还在等机会。”
“腿疼?疼也得上,不上就让别人替你上。”
“你要拿这个奖,我们都靠你这个奖了。”
舞台的聚光灯突然暗了下来,二宫和也猛的将头露出了水面,大口大口的吸着气。


他好像条鱼,被搁浅的那种。


“挺好的。”大野智站在岸上,他看到了这条搁浅的鱼,然后伸出手,摸了摸二宫和也的头。


一共才游了三圈,二宫和也的体力还是很充足的。


只不过是大野智不让他游了。


“先恢复心肺功能就好了,不要着急。”


“可是我还想游。”二宫和也还在水里。


“可以啊,那我先去洗澡,然后在里面等着你。”大野智就走了。


“等我?”


“是啊,等着看你洗澡啊。”


“你滚开啦,我先去,我先去,你不许偷看!”二宫和也快速的从游泳池里出来。


“fufufu,那好吧,我会在这儿游上一会的,希望你能快点。”


二宫和也冲好了澡,换好了衣服。
在走廊里等着大野智。


走廊没人,不过地毯踩上去,很舒服。
“一哒哒,二哒哒,三哒哒~”
突然脑子里好像有了节奏。


“再一个8拍~好~转身~”
二宫和也跳着弧步转过来的时候,就刚好看见大野智的笑。


“真是,丢死人了…”他假装什么的都没发生的蹭了过去。


“好看。”大野智在鼓掌。


“这就是基本功嘛。”二宫和也被说的更不好意思了。


“好了,回去去吃饭吧。”大野智拉住了他的手。






“搞毛啊!!!”二宫和也把叉子敲在了餐桌上。


盘子里西兰花都被震了一下。


“怎么了么?”大野智和了口自己的咖啡。


“你这是在养蜗牛么?”二宫和也指了指自己的盘子。


西兰花加了几滴油,配蛋白粉。


“你要减肥的嘛,就吃这个才健康啊。”大野智解释。


“不是,我吃这个是可以的,但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过分!”二宫和也又指了指大野智的盘子。


培根卷加鸡蛋,配咖啡


“可是我又不用减肥。”大野智切开了蛋皮,半熟的蛋液刚好流了下来。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哼!”二宫和也拿着自己的盘子跑去了阳台。


一周都是这样。


有时间差的游泳。
不想见面的吃饭。
还有一起呆呆的坐在店里卖面包。



如果不是二宫和也大晚上的被大野智摇醒,他都快忘了大野智真正的工作是个调教师。


“怎么了?”二宫和也还做着梦呢。


“你快点穿衣服,开车带我去个地方。”大野智很着急,直接把二宫和也从床上抓了起来。


二宫和也很少见到的大野智这个样子。


深秋,两个人胡乱的套了个外套就出门了。


开到了一个别墅区。


刚好看到一辆救护车停在楼下面。


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呆呆的就站在一边。


“人呢?”大野智一把抓住了睡衣男人的领口。


“刚刚被抬上车。”睡衣男人看见了大野智就泣不成声,无力的瘫成了一堆。


“玩的什么?!”大野智又发力把那个男人从地上拎了起来。


“窒…息”男人就像一团软趴趴的肉一样任由大野智拎着。


“安全信号呢?”


“他做了,但是当时太嗨了,就就……”睡衣男不仅哭了,甚至鼻涕眼泪都混在脸上了。


大野智把睡衣男撂在了地上。


让二宫和也跟着救护车一起到了医院。



大野智很沉默。
二宫和也更不能说话。


从车子抬下来的时候,他看清楚了那张脸,就是他前几天刚刚殴打过的那个肌肉男。


急救室的灯亮了




樱井翔跟相叶雅纪是凌晨四点的时候到的。


急救室门口只坐着二宫和也一个人。


“管家呢?”樱井翔跑了一头的汗。


“跟着医生去签字了。”二宫和也没抬头。


“签字?”相叶雅纪跑的喘不上气。


“嗯,死了,去签字了。”二宫和也把自己缩了起来。


樱井翔定了一下,给相叶雅纪打了手势,往里面走了。


相叶雅纪什么也没说,纯粹的抱着缩成了一团的二宫和也。



大野智签过太多字了,但是这一次,他却怎么都提不起来笔。


“可以我来签么?”是樱井翔的声音。


再后来,大野智也不记得了,只知道樱井翔说可以了。


两个人打开了吸烟室的门。


“怎么弄的?”樱井翔给大野智递了一根烟,又递上了火。


“找了个新人,又送来的太晚了,到了就不行了。”


“你也别想太多,这又不是你的错。”樱井翔拍了拍大野智的后背。


“我跟他说过了,他这样下去太危险了。”大野智想起来了那天在屋子的争吵。


“他本来就骗了你嘛,现在也算是自己落的这个下场。”樱井翔是知道的。


当初大野智一个人的时候,那个家伙说是恋爱,但是不过是因为没有钱,又想被大野智调教而已,抖M的心却披着恋人的皮。


“那也是我那天说的太狠了,要不然他也不能找个新人就玩。”大野智狠狠的吸了几口烟。


“这些年还看的少么?没有你也是一样的,这是命。”樱井牌吐了个烟圈出去。




“这跟你没有关系,这是命。”相叶雅纪递了罐热咖啡给二宫和也。


“他回来求智君复合的不是,要是我没有住在那,没有打他,说不定他俩就好了,他也不能死了。”二宫和也抱着咖啡,暖暖的温度从手心里传来。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为他的生命负责,他敢这么玩,那就证明他有这个觉悟。”相叶雅纪明白的,他跟樱井翔在一起快半年了,这些事就算没见过,听也听了不少,什么电死的,猝死的,艾滋病的,性病的,被打死的,绳子勒死的,还有这种窒息被捂死的。


“唉~”二宫和也和大野智都是同样的。



三天以后,四个人抱着个骨灰盒从火葬场出来。


二宫和也第一次看见这个人的名字。


“大久保 寿”


还真是做“受”,不过就是没能长命百岁。


问题这个人的家离的太远了,家里也只剩下他母亲和他姐姐了,


于是他们四个人决定把骨灰送过去。


坐了新干线,又坐了大巴,颠都要颠吐了。


最后还要爬山。


“我能不能就不上去了啊?”二宫和也看着山就头晕。


“我也……”樱井翔也并不想爬山。


“你们俩什么情况?”大野智和相叶雅纪的体力还好的要命。


“我俩在这儿附近等你们就好啦,又不用四个人一起去他家,你们加油!”二宫和也溜的特别快。


“嗯嗯,上山我害怕,你们去吧,加油!”樱井翔也跟着溜了。


于是大家分开两路。


山脚下面的两个人,找了个长椅。


“你害怕么?”樱井翔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怕什么?”二宫和也没懂。


“这个样子的,嗯,会死的吧。”樱井翔说的很婉转。


“人总是会死的,总是要分别的。”二宫和也这几天已经想明白了。


“可是,你会不会觉得这个圈子很乱?”樱井翔看着远处的田。


“嘛,我们好像还没有好好聊过来着,所以你知道相叶那个家伙出柜的时候的事么?”二宫和也一样看着远处的田。


田里现在正在收获。


“那个时候我开始在想,还是让他做他自己才好,因为是自己选择的啊,你的性向也好,不管你S也好M也好,都是自己走的,没有觉得什么乱不乱的,大家活着嘛,都是一样的。”二宫和也笑了笑。


“嗯,这样就好,这几天辛苦你了,能陪在管家身边。”樱井翔是想说这句话的。


“哈,没有什么陪不陪的,只不过同在一个屋檐下啦。”二宫和也听到这句话还有点脸红。


“我们这几年看的太多了,虽然他位子已经很高了,接的客人又特别挑,但是我还是希望他能歇一歇。”


“唉唉唉?你让我八卦一下呗,他客户都什么标准啊?”刚刚在煽情,下一秒的剧本就变成大野智的八卦新闻了。




另外两个人在半山腰还爬着。


“呐呐,这几天,小和他还在自责么?”相叶雅纪一腿跨了两个台阶。


“什么?”大野智没听清。


“那天在医院,他特别自责来着,他觉得如果他不住你家,你俩矛盾能缓和的话,这家伙就不会死了。”相叶雅纪对着骨灰盒努了努嘴。


“他还想过这个啊?”大野智的确没看出来二宫和也的情绪,因为这几天他都在变着法的搞笑,就差讲漫才了。


现在这么一说的话,二宫和也是在照顾他的情绪,为了让他不那么难过。


“他呀,虽然看上去那个样子,但其实是个挺敏感的孩子。”相叶雅纪快看到山上的人家了。


“嗯,所以,我想让他继续跳舞……”大野智换了个话题。


早之前的电话约定,只是让二宫和也能找到工作,不要废在家里就好了,时机差不多了,就找个理由让他独立生活,这就算stand up了。


然而现在,大野智又更进一步了。


“什么?你觉得他还能跳?”相叶雅纪不是一般的震惊,他根本就没有计划到那一步。


“他能跳。”大野智说的特别肯定。


“能不能先不说,你怎么确定他现在还想跳舞?他如果不想跳……”


“他想跳。”大野智更肯定了,他见过很多人,他的工作是看清楚人的欲望,他自从看到了二宫和也在走廊里跳舞以后,这个答案就肯定了。


“管家啊管家,你可真是万能的……”


天色渐渐黑了。


大野智他们终于从山上下来了。


“怎么样?”樱井翔看着相叶雅纪不是很愉快的脸。


“什么怎么样,我刚刚说了交通事故,还没说节哀顺变啥的,他妈直接就把骨灰撒他家后山了。”相叶雅纪提起来就生气。


“啥?撒了?”二宫和也没听明白呢。


“嗯,他妈说他这一辈子都是属风的,十几年年也没回来了,就在外面飘着去吧。”大野智补充着。


“老太太还挺记仇的。”二宫和也砸了砸嘴。


“也不能是,她回屋还是抱着她女儿哭了。”大野智走之前看了一眼。


没有一种恨不是包含着爱的。


基于最后一趟大巴已经没有了。


四个人就找了个小旅店。


自然而然的,樱井翔和相叶雅纪是个大床,二宫和也和大野智是分开的两张。


两个房间刚好是隔壁。


二宫和也太累了,匆匆的冲了澡就裹在了被子里。


到了快睡着的时候。


头顶上的传来某种运动的声音。


“嗯嗯嗯~~啊~~”


听都不用听,这是那个蠢兔子的声音。


“千算万算,居然漏算了这一步!”二宫和也咬了咬牙,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啊啊啊啊~~不行了~~啊”


二宫先生拿枕头捂住了头。


“嗯~啊~sho酱~~啊~再快一点”


二宫先生又加了一个枕头。


下面变成了对话形式。
“嗯~~不要在夹着我了~”
“哈哈哈~~要~”


二宫先生忍无可忍了!
扔了枕头又掀开了被子!


老子要打翻你们的狗粮碗!
老子要踹翻你们的狗食盆!


二宫和也像个斗士一样拉开了自己这边的门。


“这样真的好么?”大野智还背对着他。


“老子管不了这么多了,老子要睡觉!”二宫和也非常的毛燥。


“突然惊吓,可能导致对方不举,这影响对你家雅纪baby的性福生活。”大野智附带了一个哈欠。


大野智这个称呼的话,好像特别耳熟,他好像记得几天前,他吃着饺子,喝着啤酒……
“我家雅纪宝宝是洁身自好的人”
“雅纪baby和你们不一样”


二宫和也感觉自己的脸,有点肿。


哎呀,可恶啊!!!!


二宫和也又把门关上了。


坐在床上干瞪眼,可是运动的声音还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生猛了。


他脸疼,特别疼,就像刚刚被秋风pia过的一样疼。


――――――――――――――――――


明天估计是不更


休息,休息一下!


真的因为太长了,我没查bug,你们发现了要告诉我

企鵝(*´▽`*)暴風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翔哥哥式魔性笑聲
完全是正解!
所以是這樣嗎,
        不是嵐飯眼中的嵐  嵐飯眼中的嵐
J:         卡酷一               卡娃依
sho:      精英                  精分
nino:     吐槽                  萌貨
leader:  天然呆               卡酷一
aiba:     治癒系陽光男孩  治癒系陽光男孩
(๑¯∇¯๑) 果然是飯才會知道的啊~

圖在fb看到的,原來源wb 掌上日本

龙吟哟:

如果nino是柴犬,aiba是大兔子,ohno是喵星人,sho酱是仓鼠的话。。。润润是什么呢?想来想去,果然还是饲养员吧( • ̀ω•́ )✧

相葉ニコル:

明明在說拔哥 但卻突然跟nino做了個示範

但??圖好讓人有遐想啊!!!!!

而且!!!抱完第一次之後 阿和還想抱第二次!!!!!好主動投懷送抱的小寶寶((喂!!

天吶!!!!!抱腰啊!!!!!不是摟肩膀 是摟腰!!!!!

嗚媽咪QAQ 甜得牙都要掉光了TAT

SOS☆:

(⁄ ⁄•⁄ω⁄•⁄ ⁄)(⑉• •⑉)‥♡

木木子_中了叫爱拔的毒:

你们告诉我

我应该怎么用什么来喜欢你们

【全系列五人全】

viawb感谢bo主授权m(_ _)m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