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串串

磁+sk girl

【X2】关于遗弃

墨子寒:

恩,写在前面。


这是我第一次po文出来【笑,本人A团饭,竹马本命,无CP洁癖,只雷文不雷CP,如蒙不弃,欢迎勾搭。


以下正文。




十二月份,好冷的天。


二宫把脖子往外套的领口里缩了缩,踩着人行道上的薄雪慢慢地走,街灯一片暖黄色的光,把影子拖得又细又长。


不想回家。


回去的话那个人大概又会跟自己道歉,细心地接过自己脱下的外套挂好,倒一杯热水来,眼里全是让他觉得窒息的温柔。


他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和相叶争吵,也记不清他们每一次都为什么而吵架,只记得从遥远的十几年前一直到现在,总是相叶讨好地笑着搂上自己肩膀,说nino别生气啦,我请你吃拉面好不好?


二宫从来都是个随遇而安的人,自觉对感情这事淡薄得很,没什么强烈的喜爱和憎恨,二十五还是二十六岁那年相叶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跟自己告白的时候,二宫也没思考多久,就点了点头说好。


最初的出发点其实是不想失去相叶这个对他胃口的朋友,想着就算做了恋人跟做朋友的时候大概也没什么区别,反正他们不是恋人的时候也几乎是有空就黏在一起。


很恶劣,却真正是他那时候脑子里闪过的想法。


拒绝了的话搞不好这笨蛋会哭得停不下来啊;拒绝了的话搞不好以后就再也不能来往了,相叶这么个纤细敏感得不得了的人;拒绝了的话以后就没有住的这么近随时能陪自己打游戏的朋友了啊。种种不利的情况一个又一个地蹦出来,二宫鬼使神差地就点了头。


所以近几年来才会分外承受不住相叶那些无微不至的温柔。


相叶越温柔,他越觉得心虚和愧疚。


同居是最近才开始的,相叶明里暗里提了几次,二宫本来不打算答应,只是某天他下班后去了相叶家,放下包洗了澡,打开浴室的门时正看见相叶蜷着膝盖窝在地毯上,电视机屏幕上大大的一个GAME OVER字样,那个人有些丧气地丢掉了wii的手柄,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如果nino能搬过来就好了呐。”


不知道为什么,二宫觉得那个背影看上去非常的,非常的孤独。


于是二宫心一软,搬了过来。


只是搬过来一个月之后二宫就开始觉得后悔。


也许是年纪大了,相叶这些年也变得脾气愈发的好,年轻时话说不到一起去相叶还会拍着桌子冲二宫吼,吵得厉害了动手的时候也有,现在二宫口不择言话说重了,相叶也只是愣在原地眨巴两下眼睛,而后就敛了目光,睫毛密密地盖在漆黑的瞳孔,不反驳,也不理二宫那些亟待发泄的暴躁。


二宫知道相叶对他很好,好到让旁人羡慕的程度,他吃东西很挑,相叶就下了功夫去钻研菜谱,他身体单薄畏寒,相叶就时刻关注着降温降雨的概率,他要玩新款的游戏,相叶也会在发售日起个大早去买来送他。


可相叶不知道,二宫最怕的就是他的这些好。


相叶雅纪拿出十二万分的热情去爱二宫和也,二宫和也却没有等同的爱来作为回报,日复一日,直至债台高筑,如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压在二宫心口上,相叶越是温柔体贴地照顾,他越是如惊弓之鸟般地想逃。


其实这次的争吵也不过是二宫找来的生硬的借口罢了。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卑鄙,很丑恶。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去跟相叶提分手的事情。


怕那个人哭吗。


也许吧。


二宫和也最怕相叶雅纪的眼泪了。


直到第二天清晨二宫才又站在了那扇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门前,他搓了搓冻得僵硬的手,摸出衣袋里冰凉的钥匙。


天还没亮透,玄关依旧是暗蓝色的,门口并没有放着相叶的鞋子,二宫想到他大概也不想看到自己,心情有那么点微妙的,卑劣的快意。


屋子里静悄悄的,空调大概是整夜都没开,冷得有点过了头,二宫漫不经心地开了空调的开关,脱了外套,打算去泡个热水澡。


打开浴室的门,他的目光无意间扫过被相叶整理得干干净净的洗漱台。


脑子里嗡地一声,二宫甚至觉得自己有一瞬间的失重。


那里好像是少了什么东西。


是错觉,对不对?


几乎是跌跌撞撞地闯进了卧室,他伸手拉开衣柜的门。


那个被相叶抱怨了许多次不够大的衣柜,现在空了一半。


那个人甚至还把剩下的衣服重新分开放在了储物的格子里,挂起来的衬衫大衣也分门别类地重新挂好,看起来依旧完完整整,就像另一半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可二宫就是知道,空了一半。


他知道衣柜空了一半,放毛巾的架子空了一半,CD架空了一半,沙发空了一半床空了一半,二宫和也,好像也空了一半。


他自由了吗。


终于不需要在那样温柔的负担下近乎窒息地,艰难地生存了吗。


他应该高声地欢呼和大笑吗。


二宫蜷着膝盖窝在地毯上,没有人看见,那个背影非常,非常的孤独。




他是没有脚的飞鸟,生来就该一辈子在天空中飞翔,除了自由一无所有,老得飞不动时一头栽进山林大海。他却一朝落入猎人温柔的网,好生照料,悉心相待,他一心想着挣脱牢笼,蓦然间通往天空的门被打开,他才发觉自己早已失去了离开的勇气。


因为有了比自由更加珍贵的东西。




失恋的男人,都是应该到酒吧去买买醉,身边跟上一个好兄弟,拍着肩膀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明天兄弟我再介绍一个给你。


不过二宫觉得他现在的情况不应该叫做失恋。


于是他拐了个弯到楼下便利店买了数量可观的啤酒,一个人在屋里喝了个天昏地暗。


脑子渐渐被酒精麻痹得不清不楚,视线晃得连易拉罐的拉环都看不清,拽了几次都没拽开,二宫忽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


“相叶雅纪,你个混蛋……”


他迷糊着去摸手机,想把那个没人性的混蛋的名字从自己的通讯录里删掉,无奈眯着眼睛去看也看不清荧光屏上的文字,只好胡乱发泄般地按了一通,就放任自己倒在了沙发上。


“喂?nino?怎么不说话?”樱井握着手机,偷眼看向旁边一脸紧张的相叶。


“雅纪,要不要换你听?nino打过来却完全不出声呢。”


相叶又把脸埋进了装生啤的杯子,一口喝了个干净,眼圈红了红,声音却还要强装镇定,“不了吧,我才刚跟小翔你说了,以后都不插手nino的事了。”


他又何尝不知道二宫对他,远不到爱情的程度。


可他还是告白了,任性地,卑鄙地,把这个人束缚在了自己的身边。


前些年只知道掏心掏肺地对那个人好,后来年纪渐渐大了,二宫眼里的情绪,他也渐渐地能看得懂。


这次的争吵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他打扫时不小心摔碎了二宫很喜欢的一只有原作者签名的CD的外壳。


他能看见二宫眼里压抑不住的疲惫和暴躁,看得见他的挣扎,逃避,看得见他快要被自己的爱意压垮的绝望。


二宫转身摔门走了之后,他盯着地上那堆残破的塑料壳想了很久。


不爱就是不爱,再怎么用鲜血热泪去浇灌,也不会变成爱。


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想了十几年也没想明白。


对不起了,kazu,白白耽误了你这么久。


这就还给你,被我擅自夺走了的自由。




樱井半强迫地把手机塞进了相叶手里,“你好歹听一下,而且,“


”那边好像在哭哦。“


真的在哭,细细的,听起来寂寞又委屈的抽泣声。


正心烦意乱地打算把手机还给樱井继续逞强,却又听见那边轻轻的,微哑的,如同泡在了泪水里一般的音色,竟提起了他的名字。


”相叶雅纪……“


”你混蛋……“


相叶苦笑一声,觉得心口上又添一道新伤。




”相叶雅纪……大混蛋……你不要我……有的是人要我……嗝……“


相叶觉得他大概是被雷劈中了。


”你不要我……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浓浓的鼻音听起来委屈得不得了,简直像是被主人无故遗弃的小动物。


樱井眼见相叶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最后变成了明显是兴奋的满面红光,继而扔下手机飞奔而去,看了眼手表已经是夜里零点,想想明天早上九点半的会议,认命地叹了口气,喊老板买单。




相叶推了门进屋,绕过客厅满地的空啤酒罐,直奔沙发上蜷着的小小那一团。


轻轻地把面向里头的二宫翻过来,就见那人鼻头红红眼睛红红,脸上还有交错的泪痕,甚至还轻轻地打着嗝,想必是刚刚哭得太久。


怎么说呢……虽然心疼……但实在是有点……可爱过头了吧?


二宫努力睁了睁醉得朦胧的眼睛,怎么看面前那个轮廓都像是自己念叨了一晚上的混蛋,猛然间怒从心头起,伸手就去拽那张笑得欠揍的脸。


”相叶雅纪,你混蛋。“


温厚有力的手从背后托住二宫的背,相叶把那个还在试图将他的脸揪成大饼的人搂紧在怀里,二宫似乎是感到了熟悉的温度,说着说着竟然又成了泫然欲泣的样子,


”你不要我了……“


”我没有不要你啊。“


”你都走了……“


”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


”不走了……?“


”恩。“


相叶扶着二宫的后脑勺,轻轻吻他被泪水濡湿的脸颊。


”我这次,可再也不会放手了。“




【FIN】




其实我还有写在后面的……【好烦


这个脑洞来自于今天在微博上看见的风弄大大的某句名言,【被遗弃的感觉,会在瞬间没有疼,没有感觉,只会觉得安静,非常非常的安静。】


最后再说一下,因为没基友,所以欢迎,欢迎勾搭。





评论

热度(15)

  1. 吃串串墨子寒 转载了此文字
  2. 脸滚键盘墨子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糯米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