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串串

磁+sk girl

被自己YY的对象抓了正着怎么办,急,在线等【校园AU HE 轻松 中短】

刃笑:

一再被屏蔽,大家走链接吧,百度云txt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c35S4zY 密码:q14u


辛苦各位了


看评论直接传送门

April_Alter:

布总看科总的眼神我可能永远也无法忘记。
也正因为如此,就算brolin大船沉了一半多,我也愿意死命扒着这艘幽灵船不愿跳出去。
至少这样,他们的时光有我们记着。
就像《梅林传奇》里,梅林等待了一千年,他们的时光有他记着。

扛起头像马上跑:

被xgg隐藏的画伯:二宫和也

因为翔哥哥的存在二宝宝不是画伯也不怎么显的恐高了233333

还有弟弟的溜肩2333


翔哥哥真是好人!!(感动)

同在一个圈为什么要把不喜欢的太太逼退圈?

雷文专业户:

不说抄袭。无聊。


是不是所有圈子都这样?大部分精力用于内耗然后造成大量人口流失?


为什么一个太太看不惯另一个太太就要把她怼走?圈子里还嫌人多?嫌人多为什么还要到处卖安利?


圈子里不同性格爱好的太太,多种多样的粮食,粉丝的多样化爱好和选择才是圈子的生命力。


不同三观,创作风格和理念的太太之间必然会出现相互看不惯,不理解,没兴趣,路人的现象。


那也不至于把人怼走吧!!!


假如真把人怼走,造成圈子的损失你会开心吗?


至少换成是我我肯定不会。不仅不会开心而且还会内疚。


如果产粮的人少了,粮食就少了,圈子也会逐渐变冷。对太太自己也会不利。反而百花齐放的圈子,高质量的粮食多,才能保证圈子的良性循环不是吗?


假如某些太太三次元太忙长期低产,还有其他的太太撑着圈子,保证大家有粮吃。这不是挺好的吗?


其实太太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相互帮助。


所以逼不喜欢的太太退圈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人类的天性是为自己牟利。这就是一个自以为聪明的决定。短期貌似是对自己有利,从长远上讲根本损害了自己的利益。


三观不和的人多了。今天和这个太太不和把她逼退圈,明天又出现新的看不顺眼的太太。您怼得过来吗?隔行如隔山!隔cp如隔山!隔攻受厨如隔山!


说的功利点:没钱赚,没利益,网络社交带来的粉丝能给三次元带来什么实际价值?有粉丝的还要反受其累!


每个无私产粮的太太都是值得尊敬的天啊!


对圈子里的娱乐向作品,尽可能宽容一点,看完高兴不是挺好吗?娱乐向的作品创作的初衷不就是让人开心,放松,舒缓压力的吗?同时我们用严肃向的作品梳理逻辑,践行创作理念,深化cp。只要严肃向的作品也在圈子里,和娱乐向的作品相互调和共同探索,不就是各行各业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吗?


如果严肃向的作品有创作思路上的错误,我们可以指出。就算对圈子有好处,也不至于把太太逼退圈吧。娱乐向的作品就更不要计较了吧?


剩下的只要尊重艺术个性就可以了。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创作定情。这东西是人的灵魂。说xxxx奇葩的你就去吃屎吧!


为什么要用奇葩讽刺人?在三次元,你只要拿几个奖就能堵住别人的嘴。还能赋奇葩以正义。在二次元你能靠什么证明自我?


做自己想做的作品!用不着委曲求全投其所好!


要想不断进步,思考的深,作品逐渐甄熟需要长时间的坚韧不拔和上下求索。怎么可能是朝夕之间一蹴而就的?多少艺术家在同一个主题上坚持创作10多年,一生只研究了几个领域的几个点。做作品的人想急都急不来!


谩骂能把人吓退?!有什么好怕的。喜欢的是cp,跟人有什么关系?

【SK】Stand up 04

羊驼从今天开始吃素:

调教师X舞蹈家


主sk副sa


这节sa比较多呐,还附赠了鸡汤


哈哈哈哈~~


感觉自己的更新速度,真的是吃了金坷垃


今天有网,没电脑,所以还是手动翻123吧大家


―――――――――――――――――
04  死亡还是新生?


听到走路的声音。


二宫和也伸开了个指头缝。


确定屋子里已经没有人了。


这才脱了起来。


不换衣服不觉得,现在单穿了泳裤以后,紧致的布料毫不留情的把一块腹肌暴露了出去。


浑圆的一块。


二宫和也恨不得挖个地缝把自己埋了。


跳了快要20年的舞,第一次站着发现自己看不到脚背。


“你换好了么?”大野智一边做着拉伸,一边问。


“那个,我出去了,你不许笑我。”二宫和也探了个头。


“不会笑你。”大野智手掌贴向了地面。


“那我,我就出来啦。”二宫和也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


待在家里半年不出门,捂的可是真白。
不过,圆滚滚也是真的。
现在的二宫和也就像刚刚出笼的小笼包子。


“哈哈哈哈哈~”大野智不仅笑了,还像老爷爷一样的抖着肩。


“说了不笑的,不许笑!”二宫和也脸更红了,就差耳朵能出气了,要不然就能跟包子一模一样了。


“好了好了,我不笑我不笑~不过,真的就很像……”大野智捂着嘴,然后一抽一抽的。


“你还是笑出声音来吧。”二宫和也的手无力的捂住了半张脸。


“我真的不笑了,保证不笑了,咳咳,你来热身就好了。”大野智清了清嗓子,做着扩胸运动。



盯……
二宫和也不仅看到了大野智的二头肌,胸肌,腹肌,背肌,小腿肌肉,以及被泳裤裹住的大腿肌肉和。。和那个鼓包。


嘛嘛嘛……二宫和也的目光迅速的移开了。


不过,还是要对比一下。


虽然我没有肌肉,但是,我有鼓包!


瞄一眼,再瞄一眼,然后就对视了。


“你干嘛偷看我?”大野智走了过来。


“没有偷看你。”二宫和也连忙摇摇头。


“真的没有偷看?”大野智离的更近了。


“你一个大男人,你有的我都有,有什么好偷看的,真是的!”二宫和也踢了踢腿。


“我有肌肉来着。”


“啊呸呸呸,我一块肌肉也是肌肉。”由于离的太近了,从鼓包上看,二宫和也就不用比较了,他赢了!所以涌来了突入其来的自豪感。


“好吧,不过你得听我的。”大野智发现二宫和也不愧是跳舞的,即使是变成了微胖界的成员,拉筋的柔韧性和伸展度也完全不一般。


“听你的什么?”二宫和也试着去拉腿上的筋,但突然看到了小腿上的刀口痕迹。


重度骨裂
韧带断的了两根
跟腱撕裂


这些年除了带着一身伤,他想不到跳舞给了他什么。


“听我的安排,我让你游多少就游多少,还有吃饭什么的也是我来,我会推掉一些工作的。”大野智还特意带了秒表来。


二宫和也摸了摸腿上的那些疤。
“我知道了。”


大野智把这些都看在了眼里。


从二宫和也刚刚走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那些深深浅浅的印子。


没受过伤的舞蹈演员不是个好演员,他当年唱音乐剧的时候,总是听见有人这么说。


他是能体会的。




二宫和也在泳池里游着。


他觉得自己好像一条鱼。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你看你看,他是个跳舞的。”
“男孩子也跳舞么,那不就是个娘炮么”
“你们才是娘炮呢!”小小的二宫和也朝着孩子群扔过去一个石头。


“你不演出不行!死也得死在台上!”
“交换腿交换腿,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你要抬着头,舞台的光才会追着你!”十几岁的少年在空旷的舞台上夜以继日的练习。


“你以为你值多少钱?你看看外面那么多年轻的孩子还在等机会。”
“腿疼?疼也得上,不上就让别人替你上。”
“你要拿这个奖,我们都靠你这个奖了。”
舞台的聚光灯突然暗了下来,二宫和也猛的将头露出了水面,大口大口的吸着气。


他好像条鱼,被搁浅的那种。


“挺好的。”大野智站在岸上,他看到了这条搁浅的鱼,然后伸出手,摸了摸二宫和也的头。


一共才游了三圈,二宫和也的体力还是很充足的。


只不过是大野智不让他游了。


“先恢复心肺功能就好了,不要着急。”


“可是我还想游。”二宫和也还在水里。


“可以啊,那我先去洗澡,然后在里面等着你。”大野智就走了。


“等我?”


“是啊,等着看你洗澡啊。”


“你滚开啦,我先去,我先去,你不许偷看!”二宫和也快速的从游泳池里出来。


“fufufu,那好吧,我会在这儿游上一会的,希望你能快点。”


二宫和也冲好了澡,换好了衣服。
在走廊里等着大野智。


走廊没人,不过地毯踩上去,很舒服。
“一哒哒,二哒哒,三哒哒~”
突然脑子里好像有了节奏。


“再一个8拍~好~转身~”
二宫和也跳着弧步转过来的时候,就刚好看见大野智的笑。


“真是,丢死人了…”他假装什么的都没发生的蹭了过去。


“好看。”大野智在鼓掌。


“这就是基本功嘛。”二宫和也被说的更不好意思了。


“好了,回去去吃饭吧。”大野智拉住了他的手。






“搞毛啊!!!”二宫和也把叉子敲在了餐桌上。


盘子里西兰花都被震了一下。


“怎么了么?”大野智和了口自己的咖啡。


“你这是在养蜗牛么?”二宫和也指了指自己的盘子。


西兰花加了几滴油,配蛋白粉。


“你要减肥的嘛,就吃这个才健康啊。”大野智解释。


“不是,我吃这个是可以的,但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过分!”二宫和也又指了指大野智的盘子。


培根卷加鸡蛋,配咖啡


“可是我又不用减肥。”大野智切开了蛋皮,半熟的蛋液刚好流了下来。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哼!”二宫和也拿着自己的盘子跑去了阳台。


一周都是这样。


有时间差的游泳。
不想见面的吃饭。
还有一起呆呆的坐在店里卖面包。



如果不是二宫和也大晚上的被大野智摇醒,他都快忘了大野智真正的工作是个调教师。


“怎么了?”二宫和也还做着梦呢。


“你快点穿衣服,开车带我去个地方。”大野智很着急,直接把二宫和也从床上抓了起来。


二宫和也很少见到的大野智这个样子。


深秋,两个人胡乱的套了个外套就出门了。


开到了一个别墅区。


刚好看到一辆救护车停在楼下面。


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呆呆的就站在一边。


“人呢?”大野智一把抓住了睡衣男人的领口。


“刚刚被抬上车。”睡衣男人看见了大野智就泣不成声,无力的瘫成了一堆。


“玩的什么?!”大野智又发力把那个男人从地上拎了起来。


“窒…息”男人就像一团软趴趴的肉一样任由大野智拎着。


“安全信号呢?”


“他做了,但是当时太嗨了,就就……”睡衣男不仅哭了,甚至鼻涕眼泪都混在脸上了。


大野智把睡衣男撂在了地上。


让二宫和也跟着救护车一起到了医院。



大野智很沉默。
二宫和也更不能说话。


从车子抬下来的时候,他看清楚了那张脸,就是他前几天刚刚殴打过的那个肌肉男。


急救室的灯亮了




樱井翔跟相叶雅纪是凌晨四点的时候到的。


急救室门口只坐着二宫和也一个人。


“管家呢?”樱井翔跑了一头的汗。


“跟着医生去签字了。”二宫和也没抬头。


“签字?”相叶雅纪跑的喘不上气。


“嗯,死了,去签字了。”二宫和也把自己缩了起来。


樱井翔定了一下,给相叶雅纪打了手势,往里面走了。


相叶雅纪什么也没说,纯粹的抱着缩成了一团的二宫和也。



大野智签过太多字了,但是这一次,他却怎么都提不起来笔。


“可以我来签么?”是樱井翔的声音。


再后来,大野智也不记得了,只知道樱井翔说可以了。


两个人打开了吸烟室的门。


“怎么弄的?”樱井翔给大野智递了一根烟,又递上了火。


“找了个新人,又送来的太晚了,到了就不行了。”


“你也别想太多,这又不是你的错。”樱井翔拍了拍大野智的后背。


“我跟他说过了,他这样下去太危险了。”大野智想起来了那天在屋子的争吵。


“他本来就骗了你嘛,现在也算是自己落的这个下场。”樱井翔是知道的。


当初大野智一个人的时候,那个家伙说是恋爱,但是不过是因为没有钱,又想被大野智调教而已,抖M的心却披着恋人的皮。


“那也是我那天说的太狠了,要不然他也不能找个新人就玩。”大野智狠狠的吸了几口烟。


“这些年还看的少么?没有你也是一样的,这是命。”樱井牌吐了个烟圈出去。




“这跟你没有关系,这是命。”相叶雅纪递了罐热咖啡给二宫和也。


“他回来求智君复合的不是,要是我没有住在那,没有打他,说不定他俩就好了,他也不能死了。”二宫和也抱着咖啡,暖暖的温度从手心里传来。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为他的生命负责,他敢这么玩,那就证明他有这个觉悟。”相叶雅纪明白的,他跟樱井翔在一起快半年了,这些事就算没见过,听也听了不少,什么电死的,猝死的,艾滋病的,性病的,被打死的,绳子勒死的,还有这种窒息被捂死的。


“唉~”二宫和也和大野智都是同样的。



三天以后,四个人抱着个骨灰盒从火葬场出来。


二宫和也第一次看见这个人的名字。


“大久保 寿”


还真是做“受”,不过就是没能长命百岁。


问题这个人的家离的太远了,家里也只剩下他母亲和他姐姐了,


于是他们四个人决定把骨灰送过去。


坐了新干线,又坐了大巴,颠都要颠吐了。


最后还要爬山。


“我能不能就不上去了啊?”二宫和也看着山就头晕。


“我也……”樱井翔也并不想爬山。


“你们俩什么情况?”大野智和相叶雅纪的体力还好的要命。


“我俩在这儿附近等你们就好啦,又不用四个人一起去他家,你们加油!”二宫和也溜的特别快。


“嗯嗯,上山我害怕,你们去吧,加油!”樱井翔也跟着溜了。


于是大家分开两路。


山脚下面的两个人,找了个长椅。


“你害怕么?”樱井翔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怕什么?”二宫和也没懂。


“这个样子的,嗯,会死的吧。”樱井翔说的很婉转。


“人总是会死的,总是要分别的。”二宫和也这几天已经想明白了。


“可是,你会不会觉得这个圈子很乱?”樱井翔看着远处的田。


“嘛,我们好像还没有好好聊过来着,所以你知道相叶那个家伙出柜的时候的事么?”二宫和也一样看着远处的田。


田里现在正在收获。


“那个时候我开始在想,还是让他做他自己才好,因为是自己选择的啊,你的性向也好,不管你S也好M也好,都是自己走的,没有觉得什么乱不乱的,大家活着嘛,都是一样的。”二宫和也笑了笑。


“嗯,这样就好,这几天辛苦你了,能陪在管家身边。”樱井翔是想说这句话的。


“哈,没有什么陪不陪的,只不过同在一个屋檐下啦。”二宫和也听到这句话还有点脸红。


“我们这几年看的太多了,虽然他位子已经很高了,接的客人又特别挑,但是我还是希望他能歇一歇。”


“唉唉唉?你让我八卦一下呗,他客户都什么标准啊?”刚刚在煽情,下一秒的剧本就变成大野智的八卦新闻了。




另外两个人在半山腰还爬着。


“呐呐,这几天,小和他还在自责么?”相叶雅纪一腿跨了两个台阶。


“什么?”大野智没听清。


“那天在医院,他特别自责来着,他觉得如果他不住你家,你俩矛盾能缓和的话,这家伙就不会死了。”相叶雅纪对着骨灰盒努了努嘴。


“他还想过这个啊?”大野智的确没看出来二宫和也的情绪,因为这几天他都在变着法的搞笑,就差讲漫才了。


现在这么一说的话,二宫和也是在照顾他的情绪,为了让他不那么难过。


“他呀,虽然看上去那个样子,但其实是个挺敏感的孩子。”相叶雅纪快看到山上的人家了。


“嗯,所以,我想让他继续跳舞……”大野智换了个话题。


早之前的电话约定,只是让二宫和也能找到工作,不要废在家里就好了,时机差不多了,就找个理由让他独立生活,这就算stand up了。


然而现在,大野智又更进一步了。


“什么?你觉得他还能跳?”相叶雅纪不是一般的震惊,他根本就没有计划到那一步。


“他能跳。”大野智说的特别肯定。


“能不能先不说,你怎么确定他现在还想跳舞?他如果不想跳……”


“他想跳。”大野智更肯定了,他见过很多人,他的工作是看清楚人的欲望,他自从看到了二宫和也在走廊里跳舞以后,这个答案就肯定了。


“管家啊管家,你可真是万能的……”


天色渐渐黑了。


大野智他们终于从山上下来了。


“怎么样?”樱井翔看着相叶雅纪不是很愉快的脸。


“什么怎么样,我刚刚说了交通事故,还没说节哀顺变啥的,他妈直接就把骨灰撒他家后山了。”相叶雅纪提起来就生气。


“啥?撒了?”二宫和也没听明白呢。


“嗯,他妈说他这一辈子都是属风的,十几年年也没回来了,就在外面飘着去吧。”大野智补充着。


“老太太还挺记仇的。”二宫和也砸了砸嘴。


“也不能是,她回屋还是抱着她女儿哭了。”大野智走之前看了一眼。


没有一种恨不是包含着爱的。


基于最后一趟大巴已经没有了。


四个人就找了个小旅店。


自然而然的,樱井翔和相叶雅纪是个大床,二宫和也和大野智是分开的两张。


两个房间刚好是隔壁。


二宫和也太累了,匆匆的冲了澡就裹在了被子里。


到了快睡着的时候。


头顶上的传来某种运动的声音。


“嗯嗯嗯~~啊~~”


听都不用听,这是那个蠢兔子的声音。


“千算万算,居然漏算了这一步!”二宫和也咬了咬牙,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啊啊啊啊~~不行了~~啊”


二宫先生拿枕头捂住了头。


“嗯~啊~sho酱~~啊~再快一点”


二宫先生又加了一个枕头。


下面变成了对话形式。
“嗯~~不要在夹着我了~”
“哈哈哈~~要~”


二宫先生忍无可忍了!
扔了枕头又掀开了被子!


老子要打翻你们的狗粮碗!
老子要踹翻你们的狗食盆!


二宫和也像个斗士一样拉开了自己这边的门。


“这样真的好么?”大野智还背对着他。


“老子管不了这么多了,老子要睡觉!”二宫和也非常的毛燥。


“突然惊吓,可能导致对方不举,这影响对你家雅纪baby的性福生活。”大野智附带了一个哈欠。


大野智这个称呼的话,好像特别耳熟,他好像记得几天前,他吃着饺子,喝着啤酒……
“我家雅纪宝宝是洁身自好的人”
“雅纪baby和你们不一样”


二宫和也感觉自己的脸,有点肿。


哎呀,可恶啊!!!!


二宫和也又把门关上了。


坐在床上干瞪眼,可是运动的声音还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生猛了。


他脸疼,特别疼,就像刚刚被秋风pia过的一样疼。


――――――――――――――――――


明天估计是不更


休息,休息一下!


真的因为太长了,我没查bug,你们发现了要告诉我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akioi:

一瞬间忘记我刚刚想发什么文章。。。

未央:

阻止+妨碍润润拍nino

怎么自己拍的那么欢,“笑一个”什么的。。。双标!

最后1P是S拍N

Y2 一个傻瓜 一

小和是宝物:

两个小孩子的故事,不会太长。

预警:

s熊孩子设定,很熊很熊特别熊



ooc

文风谜


————————



樱井翔八岁那年,他的母亲寻思着给他找一个伴读。

那一阵儿京城里的名门望族都时兴给自家的少爷小姐们招伴读。

伴读的待遇是很不错的,吃住不愁甚至优于普通人家,还能与主子一块儿上京城中最好的学堂,因此一些小户人家也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大户当伴读。

当然这伴读也不能随便找,毕竟招进来之后就得当半个少爷养着,日日和自家小祖宗一块儿处了,怎么的也得找个聪明伶俐知书达礼的吧。

各家夫人太太们都满京城地搜刮,樱井翔的母亲差人找了好一阵儿,看了好几个都没有满意的,这天终于打听到城西一位私塾先生的小儿子才刚满五岁,生得是乖巧又聪敏。

樱井夫人怕这娃娃又被别家抢了去,便心急火燎地亲自去看了,果然如传闻中所说的那般聪颖,且模样长得甚好,心下一喜,蹲下身牵着奶娃娃的手问他,

“你叫什么?”

“叫和也。”

小娃娃戴着顶羊绒帽子,声音软软糯糯,大眼睛眨呀眨的,看得人心生爱怜,樱井夫人心里很是欢喜,站起身同二宫父亲商量,

“先生,我此番过来就是想问问看和也有没有被其他人家招了去做伴读。”

二宫先生看起来很是为难,“并没有…”

樱井母亲一听,连急急道,“那您看,让和也到我家里当伴读如何?”

“和也他这身子天生就弱,我怕他…”

“不用担心,在樱井家,和也若是病了,我会给他安排京中最好的大夫,我家老爷也常常在外奔波着,若是寻到些能补身子的药材我也会嘱咐他带些回来。”

“不敢…不敢劳烦老爷费心…”

“那您看这事儿…?”

樱井夫人看二宫父亲仍有犹豫,便又补上些好话,“和也到了我家,就和我家那少爷同住,一块儿上学,一块儿玩耍,吃穿用度也同少爷小姐们一样,不会亏待了他的,要是哪天和也想家了,也随时可以回来一趟…您看…”

二宫父亲心里是舍不得自家这小儿子的,但樱井夫人言辞恳切也着实不好推脱。

他是知道樱井家的,当然了,这京城里没人不知道樱井一家,樱井翔的祖父曾任先帝左丞,他的祖母是当今太后的亲妹妹。

今上重商,恰巧樱井翔的父亲也不愿意从政,天南地北地跑,四十出头时樱井钱庄已开了上百家,遍布全国。

樱井翔的母亲是当朝一品将军的大女儿,性格直爽,年轻时还偷偷跟父亲上过战场,嫁作人妇之后收了心,一直操持着樱井家的所有事务,将樱井家上上下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在城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名门大户。

二宫父亲其实也清楚,若是自家儿子进了樱井家必能有个不错的前途,又被樱井夫人这么一劝,心一软便应允了。

“和也若是能当上樱井大少爷的伴读,那是他的福气,我自然也不能拒绝。”

……

收了些简单的行李让樱井家下人拎着,二宫和也便被樱井夫人抱上了马车,身上穿着母亲给做的一套鹅黄色小绒袄,衬的一张小脸嫩嫩白白,乖巧地坐在樱井夫人腿上,倒也不畏生,

“夫人,我们要去哪里啊?”

樱井夫人抚了抚这小娃娃糯米团子一般的脸蛋,难得柔声柔气地同他细说,“到夫人家里去,夫人带你见一个小哥哥,以后就和这小哥哥同住,好吗?”

二宫那时年纪尚小,听了这番话也只明白了以后能有个小伙伴一处玩儿,心里还生出些欣喜和期盼,匆忙点了点头。

往后的时日里,二宫常常想起这一天,那若再叫他抉择一次,他断断是大哭大闹也不肯来的。

可惜这世上并无后悔药可吃。

……

马车一颠儿一颠儿到了樱井府上,樱井夫人牵着小二宫进了那大门。

二宫从没见过这样富丽堂皇的宅院,造型气派又不失精致的亭台楼阁曲径游廊,无一不彰显着这个家族的繁荣昌盛,他一时之间看呆了。

樱井夫人看他脚步缓了,以为他走累了,便把他抱了起来,

“那小哥哥这两天去他外祖父家玩儿了,我们先去见见祖母,过一会儿让田中带你四处逛逛,晚些时候就到小哥哥院子里拾掇拾掇先住下。”

二宫应了声好,樱井夫人摸了摸他的头,“唉,你那小哥哥要是有你这般乖巧那我也省心了…”

二宫不知这话是何意,眨了眨眼睛没说话。

又走了一段路方才到了樱井家祖母住的大院,有几个姨娘也过来请早安,大堂里坐了好些人,樱井夫人抱着二宫进了堂子,小人儿往地下一站,给老人家作了个揖请了安,逗得老人笑弯了腰,抱起二宫嘘寒问暖了一番,

几个姨娘也看着二宫笑,坐着闲聊了一会儿。

二宫坐在老夫人膝上静静听着,大概有点儿明白了自己往后是要给樱井家的大少爷樱井翔做伴读,樱井翔是樱井家嫡出长孙,现年八岁,也是樱井夫人唯一的儿子,在樱井家自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前些天到将军府上玩儿去了,后天回来,讲到这儿祖母忽地掩嘴笑了一声,摸了摸二宫的头,

“往后小和可要担心些,那「混世魔王」可坏着呢,别让他给欺负了。”

二宫有些懵,半懂不懂地应了声哦,又引得众人哄笑了一番,直道和也这般可爱,大少爷定然是不忍欺负他的。

又坐了一会儿,樱井老夫人看二宫似是有点累了,便差了个下人带着二宫去大少爷的院儿里安顿拾掇去了。

……

大少爷住的院儿偏东,那小厮领着二宫走了好久才到,推开门进了院子,这院子的装潢比外面还要豪华一些,小厮把二宫的行囊拎进了一间房里,那是个套间,里面还有间很大的主卧,二宫这间稍小一些,

“房间已经收拾好了,以后小公子就住在这里,少爷住在里面那间。”

二宫点点头,在凳子上坐下,走了这一上午他有些困倦了。

那小厮给他倒了碗茶喝,又帮他把行李整理进柜子里。

晚些时候樱井夫人又过来了一趟,因这大少爷院儿里的嬷嬷丫鬟小厮本就比其他院儿的一倍还多,所以没单独给二宫配个小厮丫鬟,特别交代了几个主事的嬷嬷说这和也小公子平时的吃穿住行与少爷同样照顾,又给他安排了午膳才走。

临走前又交待了二宫一句,“和也,我明日得出趟远门,过些时日才能回来,你就把这儿当成自己家,有什么事儿就和这儿的嬷嬷说。”

“小翔这孩子调皮得很,平时处一块儿你多让着他些,大小事不要与他一般计较。”

二宫应了声好。

那时候他并不知道,老夫人那戏谑的一句混世魔王,与樱井翔其人比起来,根本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许是初来乍到心下不安,加上有点儿思念父亲母亲,那晚二宫睡的并不好,夜里翻来覆去受了凉,第二天早上就染了风寒,屋里管事的嬷嬷忙去喊了大夫过来看,开了几贴药,熬了药让二宫喝了,午后便又让他到床上去躺一会儿。

……

樱井翔还在外祖父家玩儿的时候听说了母亲给他带回来一个小伙伴,好奇心大作,差了丫鬟小厮准备回家。

外祖父家的少爷,他的小表弟松本润还有些不开心,嘟着张脸,“表哥起先不是说好了用过晚膳再走的吗?”

樱井翔在自家的时候,脾气不好又爱整人,偏偏老祖宗极宠溺他,大家都怕招惹他被老祖宗教训,兄弟姐妹们见了他也都绕着弯儿走,没几个人敢拿真心对他,到了外祖父家意外地对这个小表弟还比较耐心,

“表哥家里有事儿,下回你到表哥家里玩吧。”

松本握了握樱井的手,“好。”

樱井便坐上马车回家去了。

……

进了樱井家大门,没往老祖宗那边去,径直往自己那院儿里赶。

“少爷提前回来了?”

管事的嬷嬷看到樱井翔回来了有些惊诧,连忙叫了丫鬟去安排晚膳。

“母亲带回来那家伙呢?”

樱井翔看了看,并没有一个新鲜面孔出来迎接自己,心下生了三分不满。

“和也小公子染了风寒……”

“生病?哪有我一回来他就生病的理,他人呢?”

“在屋里…”

樱井三两步跨进自己房里,拉开外屋的门,果然看到床上拱起来一小坨有人进来了也无甚动静,樱井顿时恼了,走过去把人被子一掀,把小人儿扯下床,

“你给我起来!”

二宫喝了药才刚睡下,脑子还昏昏沉沉的,突然被人扯下床还没反应过来,差点摔地上,揉揉眼睛看着面前站着个盛气凌人的男孩儿,

“你还真是气派啊,我回来了还敢在床上躺着,这屋里你是少爷还是我是少爷?”

下人们面面相觑,也不敢上前去劝,老祖宗极宠这大少爷,恰巧这大少爷又巧舌如簧,在老祖宗面前黑的都能说成白的,但凡出了什么事儿被大少爷告到老祖宗那边,是一定要吃亏的。

二宫被他说懵了,下意识喊了声哥哥,立刻招来了一声冷笑,樱井翔凑到他面前,

“你喊谁哥哥呢?谁是你哥哥啊?”

一小厮在樱井后头拼命给二宫对嘴形让他喊少爷,二宫这才反应过来,小声喊了句少爷。

“我说,你是母亲从哪个穷苦人家那儿买来侍奉我的?”

二宫不知道说什么好,便什么都不说,樱井看他不说话便胡乱猜测,

“难道是个孤儿?”

“难怪这么不懂规矩,那我今天就教教你这院儿里的规矩。”

樱井拽着他到了洗衣房,扔给他一堆脏衣服,

“你把这些衣服拿到河边去洗了,没洗干净不许回来。”

二宫傻了眼,被樱井推搡着出了院门,他看着啪一声合上的大门,心下忽然一阵委屈,扁了扁嘴,提着那一篓脏衣服往河边走,他个子还不够高,力气也小,提着那篓子有点儿费劲。

初春的天气,空气里还透着股寒意,二宫只穿了件小袄,母亲嘱咐他要时时戴着的绒帽也没戴,走了一段路脑子更昏沉了,脚步虚虚浮浮。

到了小河边上,有几个浣衣妇也在洗衣服,看着一个小娃娃提着篓衣服过来甚是惊诧。

其实二宫哪儿会洗衣服,在家时大小算个少爷,从小也是被爹娘放在心尖尖儿上宠着,加上身子弱,根本没干过这些下人们干的重活。

河水刺骨,二宫用手去舀水,水花溅起来把二宫的袖口打湿了,他冻得打了个颤,那些棉服一沾了水他根本拧也拧不动,更别说洗涤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二宫急的红了眼眶,不一会儿就哭出了声。

浣衣妇们都支着炉子烧水涤衣,看这小娃娃实在可怜连忙舀了热水给他,又有几个好心的上前帮他拧了衣服,好一会儿才帮他把这堆衣服给洗涤干净。

二宫将那一堆衣服提回院儿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院里众人已经用过晚膳了。

樱井看他那一张煞白的小脸,酸道,“哪儿有那么累啊,身子弱就别进我这院儿当下人嘛。”

好心的丫鬟给二宫留了些食物,他坐在厨房的烧火小凳上小口小口地吃,心里努力地安慰自己。

还没吃了一半,那大少爷又差人过来找他,他擦擦手,去了樱井的房间,樱井正坐在床边上等他,看他来了,不耐烦道,“你去哪儿了,这么慢。”

“我要洗脚,你去提了热水来帮我洗脚。”

提了桶热水来又是费了二宫好大力气,那水桶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了。

好不容易提到樱井房里,他去搬了小凳和盆过来,倒了水,要帮樱井脱鞋袜,樱井又不满了,“你试过水温了么?这么烫的水你倒是给我洗洗看。”

二宫忙不迭又掺凉水又试水温,好一会儿功夫樱井才肯让他帮着把鞋袜脱了,把脚放进盆里,二宫低着头,小手在他脚背上一下一下地抚弄,樱井看着他后脑上的发旋发呆,

“你是不是从没干过重活儿?”

二宫没有回答,樱井也不恼,只是不再说话了。

终于忙活完了,樱井也睡下了。

管事的嬷嬷帮二宫煎了药,看着他喝了才去睡,二宫爬上床,躲进被子里,嘴里还残着药汁的苦味儿,忽然很想母亲,偷偷又掉了眼泪,拿袖子擦掉了。




Tbc.